善導書院是

歡迎您加入我們守護天使的行列,一起點亮孩子們的生命之燈



創辦人的話

走過匆匆五十餘載風雨人生,總以為自己是被上蒼遺忘的滄海遺珠,不管這趟人生旅程如何崎嶇顛簸,形單影孤,我總是頑強地不向命運低頭,一如石縫中無畏環境險惡的小草,堅韌地磨練著自己,在逆境中奮力與命運搏鬥,從不在乎外人的眼光,只堅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這一路走來,心中除了感恩還是感恩--感恩社會大眾對善導書院的肯定與鼓勵,感恩始終默默守護書院的愛心大使,感恩無倦無悔陪伴同行的善導人。

「為生命點一盞燈 ─ 培育弱勢不再弱勢」這是我的夢想,築夢最初的原點,是今生難以抹滅的切身之痛--我二十幾歲便成為單親媽媽,獨力養育二個孩子,龐大的經濟壓力及隔代教養問題,使我自己的家庭陷入很大的危機。當年,兒子因年少叛逆而入獄,當我去監獄看他時,兒子的手上寫滿了電話號碼,密密麻麻的數字,背後刻劃的是一則則令人心酸、被遺棄的生命故事,原來,那是其他誤入歧途的少年家裡的電話,他們被關進監獄後就猶如漂泊在滄茫大海的孤舟,他們的內心,是多麼渴望家人能來看他們一面,多期待父母的關愛能成為他們迷航時的明燈,然而,家人對他們卻是不聞不問,我一一打電話嘗試和這群父母親接觸時,沒得到家長正面的回應,就像被澆了一盆盆令人心寒的冷水:這群父母幾乎放棄了自己的孩子。那樣的畫面與過程讓我深刻體會弱勢少年對親情的渴望及被遺棄的挫折,每每午夜夢迴總是含淚驚醒,因此種下我投入弱勢教育工作的遠因,那時心底一個念頭油然而生:「若我有能力協助一些弱勢家庭,這些孩子應該不至於此!他們才10多歲,會有一個更好的未來」,便發誓有能力一定要照顧這些孩子。

「愛就是在孩子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2010年,我開始在高樹鄉「元氣館」擔任無給職的「義務」館長,原本只專注於執行文化產業交流之相關業務,因不忍見偏鄉弱勢家庭孩童因家庭經濟或教育偏差而受苦,或囿於弱勢的窘境,無法充分發展,所以,我以一個為人母的角色為出發點創辦善導書院,開始投入這群弱勢兒少的照顧與教育工作,提供他們早晚餐、點心,甚至維他命補充營養,除了生活照顧外,在教育工作上,書院結合博幼基金會施予補救教學,提升他們的基礎學習能力;並推動品格教育教他們讀四書五經,涵養聖哲先賢的智慧,因為品德是孩子立身處世的根基;而最特別的是,我們要每一個孩子都學習烹飪、灑掃、洗衣等各樣家事之生活必備能力,以及田間各式各樣的基礎農事。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心裡很清楚,社會資源的分配是不平等的,這些孩子在這樣「不山不市」的偏遠地區,偏鄉的數位落差,致使他們在學習的資源與表現上,遠落後於都市的孩童。但我們卻擁有農村生活所具備的體力、技能與智慧等得天獨厚的條件,那正是農業文化得以源遠流長、歷久不衰的根本精神,看天吃飯雖屬不易,但只要四肢健全、勤苦打拼,回鄉種田卻也足以養家糊口!因此我希望孩子在我們的培育之下,先有能力照顧自己,照顧雙親,進而開始分攤家事及家長的生計壓力,減低家裡的經濟負擔。此外,我也積極培養孩子「自力自強、自助助人」之能力,我希望他們不要當手心向上的人,而是學習手心向下,去創造無限的可能,中國古訓有云:「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身為單親媽媽,獨立扶養二個小孩長大,我更能深刻體會「自力更生」的重要性,愛他就是要教他有尊嚴地利用自己的雙手和智慧去創造財富,與其接受、仰賴別人的捐款與幫助,不如從小培養自己謀生的能力、處世的智慧,如此便能俯仰無愧、骨氣傲然地昂然天地間,安度此生。這條教育的路或許遙遠漫長、辛苦難行,但我深信--那是農村孩子能找回自信的不二法門。舉凡人類一切文明的發展,皆根植於大地,而中國人以「順應天時,愛惜土地,尊敬生命」的生活智慧,發展出「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的農業技術與文明,更是中華文化得以傳承五千年歷久不衰的原因。因此,我們的農事教育不只是技術傳授,耕作之際,我們也要孩子去感受天地的覆載之德,敬仰大地、跟大地學習,並且用感恩的心、祝福的心,種植最好、最健康的蔬菜來回報幫助我們的人。

在M型社會的趨勢下,台灣的城鄉及貧富差距日益擴大,偏鄉的數位落差造就了生活、經濟的落差,而生命的落差亦伴隨而生,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唯有改善經濟,才能改變弱勢家庭的命運,讓他們脫離貧窮的循環。我要給孩子們的,不只是一個課後照顧的安置所,更是一個「陪伴教育」的家!我希望透過陪伴教育填補家庭功能的不足,讓所有來到書院的孩子都能學會「以家為本、以孝為先、倫理為要」;再者,我想陪伴的,不只是孩子,而是連孩子家庭、家長、老人也一起陪伴他們走過困境,這樣的陪伴教育才算完整!

常有人說我救了這群孩子,不!是他們救了我!崎嶇的人生旅程,生命一度跌落幽谷,是這群孩子給了我攀援向上的動力與堅毅,他們讓我有堅定的方向與目標,重新找回自我存在的價值,有能力去服務、照顧別人,甚至影響更多人與我一起投入守護偏鄉的行列。孩子,是扭轉弱勢家庭結構的關鍵,是農村未來的希望,是翻轉世代輪迴的核心,望著那一張張純真與無助的童顏,我常告訴自己:我甚麼都可以放棄,就是無法放棄這群孩子!

燭光雖微,卻能驅走一室黑暗;芽雖嫩小,為了尋覓陽光,卻可以突破城牆。這條培養有骨氣的孩子、帶著他們朝自給自足前行的路,儘管舉步維艱、漫長難行,能力渺如風中殘燭的自己,未來仍將持續秉持初衷,盡我心、盡我力、不回頭、不放手,一步一腳印地繼續帶領善導人織起守護的網,做孩子永遠的點燈人,點亮他們的生命之燈,照亮他們的人生路,讓他們可以展開夢想的羽翼,飛向無限可能未來的萬里晴空!

守護,是永不放棄的堅毅,這條路雖如在風雨中逆行前進,但我相信所有責難的考驗都將化為邁向康莊的基石,引領我們迎向「讓弱勢不再弱勢的」的彩虹,締造「土地」、「孩子」、「家長」、「弱農」、「書院」、「守護天使」、「更生人」7贏的新猷。
最後,我要堅定的告訴自己:我不要孩子是挨餓的、我不要孩子被送走、我不要去監獄看孩子,這是我的存在價值!感恩!


慈惠善導書院院長 陳文靜 敬上